当前位置:首页 > 资讯 > 正文

[青春校园]校园DV之剧本----等待明天

闭关十日,终成此文,虽然剧本就像没加佐料的菜蔬一样,与小说比起来会无味很多,但希望大家能仔细品味,给予指正.

校园

  等待明天

  明天,也许是美好的开头,也许是噩梦的开始!

  Vol 1

  秋夏,韶院沉浸在一片金黄的色泽底下,镜头扫了一圈之后,回到了南区篮球场。

  偌大一个球场,十来对篮球架,场上场下全是人。其中一个半场上,游弋着八个身影。场下的人拼命在喊:“打倒520、打倒520````”

  镜头逐一捕捉定格场上攻方四位队员的英姿。

  字幕:李磊 韩冰 麦家春 刘伯伦

  李磊一个妙传,刘伯伦跳投成功,场上另外四个人无奈地走出了球场。

  场下,cao、kao、伐克之声此起彼伏。

  回宿舍的路上,韩冰:“妈的,也有够快的,转眼就大四了!”

  李磊:“我还嫌慢呢,这里不是我生存的地方,早结束早好,外面才是我的世界。”

  刘伯伦:“那倒未必,起码出去以后,就没有这么好的读书环境了。”

  “读书环境?你读的全是些乱七八糟的书,”韩冰不屑地说,“人家真正读书的还没说话呢,是吧,大春哥。”后面仨字说得极其肉麻。

  麦家春低头不语,好一阵才有了一句话:“不知一个学期够不够?!”似乎问其它三个,又似乎自言自语。

  李磊拍拍麦家春的肩膀说:“放心吧,大春,凭你的实力,考研绝对没问题。”

  “时间是紧了点,不过就像海绵里的水,要挤还是有的。”刘伯伦进一步论证。

  “这个比喻欠妥,我看挤海绵不如挤牛奶,源源不绝。”这是李磊的看法。

  “我kao,淫棍,不过大春啊,你就是怎么挤也不能把我们打球的时间挤掉啊,我们可不能没有你啊!”

  李磊中间插话:“是你小子自己意淫。”

  刘伯伦很认真的对大春说:“身体是革命的本钱,这可是真理。”

  大春点点头:“这个我知道。”

  “有前途!”

  “明智之举。”

  “犯我520者,虽强必诛!”

  Vol 2

  门牌:520,镜头往里看。

  李磊一手握电吹风,一手拿着梳子,对着镜子边吹边梳,嘴里哼着陈晓东的歌。

  往里,右手第一个床位下面的电脑开着,不见主人的踪影,桌面还算干净,往上一探,书橱上挤满了书,有一半显然不是课本,仔细一瞧,原来是《四书读本》、《易传*系辞》、《史记》等一些书。

  右手第二个床位下面的电脑也开着,也不见人,桌面乱得很,饰物挂得到处都是,而且公仔居多,桌面有一个相册,一个很帅的李磊站在上面,抽屉半开着,露出一大沓的红色的看似荣誉证书或聘书之类的本本。

  镜头转到李磊床的对面,韩冰在抽“奇迹”,桌面乱得不像样子,而且打斗声特震撼。

  这时身后传来了李磊的声音:“棒子,记得帮我关机,我正在下载东东。”

  韩冰头也不回:“这么早就去拍拖啊,也早了点吧,光天化日的,你怎么下得了手啊!”

  不见回音,回头一看,已不见人影。

  韩冰:“没见这么急过。大春,在干嘛呢?”

  镜头跟过去,麦家春眼睛盯着显示器:“查资料,”屏幕上打开的网页的标题是:《2004年考研英语听力特点及备考诀窍》。

  镜头上探,整整齐齐一排书,桌面异常整洁。

  这时,传来了一阵冲马桶的哗哗声,厕所门“吱”的一声开了,先是一本书,然后是刘伯伦,他眼盯着书慢慢地走到自己桌前,又驻足看了了一会儿,才放下书,拿走鼠标关电脑,抬头看了看,不见了一个人,书包也不见了,笑言:“拍拖的黄金时间又提前了?”转而思考了一会儿,“皆因入夜暮临速也!看来我也要打点行装了。”随手整理书包,拿起桌面刚才看的书,端详了一下,《魏晋南北朝史纲》,丢进了书包,随后挎起书包出了门。

  镜头跟出去,看天,慢慢黑了。

  回来,麦家春还是那个姿势,韩冰伸伸懒腰,打着阿欠自言自语地说:“挂机先,去其它宿舍溜溜,”刚到门口,看到麦家春的女朋友婵子站在门口,棒子心里奇怪但立刻笑脸迎上,“嫂子,怎么亲自上我们宿舍啊?”婵子面无表情,瞪着里面的麦家春一路进去,棒子摇摇头扮了个害怕的样子走了出去,随手关上了门。

  走了几间宿舍,一间宿舍里面有人在喊:“CS大赛喽,CS大赛喽!”随声出了一个人,班里的组织委员刘琨,刘琨见了韩冰,劈头就问:“棒子,你们宿舍参不参加CS比赛?”

  “哪里的?”

  “我们班的。”

  “我怕我们宿舍参加了你们就只能争亚军了。”

  “就你们宿舍那个水平,别废话,要参加就赶快报名。”

  “还要报名?”

  “那当然,每个人五块,一个宿舍二十块,作奖品积累资金。”

  “冠军奖什么?”韩冰摸下口袋“没带钱包,你等下,我去拿。”

  刘琨在后面说:“你不跟你们宿舍的人商量一下啊?”

  “kao,这么大利润的一笔生意,SB才不同意呢。”

  走到宿舍门口刚要推门,“嘭”的一声门开了,婵子眼眶含泪,脸带杀气,夺门而出。

  棒子问“又吵了?”

  麦家春半晌吐出了三个字“分手了”。

  “你小子也大狠心了吧?”

  麦家春默不作声,电脑里传里传出了卢冠廷《一生所爱》的歌声。

  韩冰望着麦家春无奈的摇摇头,拿起了桌面的手机,拨了个号码走出了宿舍,来到了阳台。

  “喂,”这边刘伯伦在图书馆,手机铃声一响赶忙接听手机。

  “喂,阿伦,在图书馆吗?刘琨说班里举行CS比赛,咱们宿舍参不参加?”

  “这事你决定就可以了,问我干嘛?”

  “这是整个宿舍的事,当然得舍长大人您同意啊!”韩冰嘻嘻笑道。

  “班里搞的肯定要参加了,况且有你这个高手在,我们怕什么?”

  “嘻嘻,那我去报名了,哦,顺便打个宵夜回来,打两个吧,还有大春这小子的,看他那个样子,今晚是没心情出去吃宵夜了。”镜头转向了麦家春。

  “他怎么了?”

  “回来再说吧!”韩冰挂了机。

  VOL 3

  刘伯伦愣了愣,合上了手机,抽出了一本《子不语》,在书架旁翻阅起来。

  旁边一女生打量了他一番说:“不好意思,请让一让。”

  刘伯伦向左移了移,眼睛还在书上,那女生寻找了好一阵,似乎没有找到要找的书,于是又抬头端详了刘伯伦一番。

  “你好!”

  刘伯伦没反应。

  “这位同学,你好!”

  “嗯,说我吗?”刘伯伦抬头左右观望了一下说。

  “嗯!”

  “哦,对不起”刘伯伦又向左移了移,然后看着那女生,意思是“够了吗”。

  “不,不,我是想问一下你,你知道关于客家文化的书放在哪里吗?”

  “哦``````,这里没有,要去开架书库二楼倒数第三排靠窗第二格找,不是很多,大楖都放在中间那层。”

  那个女生瞪大了眼睛,似乎没有听清楚。

  刘伯伦又重复了一遍。

  “谢谢,”女生口中念念有词走了出去。

  伯伦一句“不用”之后没了声息。

  过了一会儿,那女生又回来了,只见伯伦捧着书在那里拍架大笑,女生走上前去。

  “你好!”

  伯伦抬头:“你``````没找到吗?”

  “嗯!”

  “在二楼倒数第三排靠窗第三格中间那层。”

  女生摇摇头。

  “算了,我和你一起去找,”刘伯伦说着放回了书,取出代书板走在了前头,“你大几了,不会用电脑检索吗?”

  “太多人用了。”

  经过大厅时,刘伯伦看到检索室果然是人满为患,伯伦不说话了,在前面走得飞快,那女生在后面像兔子一样小跑紧跟着,生怕被拉下。

  到了伯伦所说的那个位置,果然有那么十几本关于客家文化的书。“诺,就这些了,你借来干什么的,我帮你挑吧!”随后刘伯伦一一介绍了那些书的大概内容那。(快镜,加背景音乐)

  “你怎么对这里那么了解?” 挑好书后,那女生对刘伯伦说。

  “我本身是客家人,所以对客家文化比较关注。”刘伯伦走在前面。

  “你哪里人?”

  “兴宁,梅州地区的。”

  “我知道,我有个同学也是那里的。”

  “我们那边有不少人在这里读书。”

  说着他们已经走到了借书台旁边,他们把书交给了图书馆管理员。

  “对不起,陈瑶同学,你的借书证已借满,不能再借书了。”

  “啊!”

  两个人四目相对,陈瑶问:“怎么办?”

  “用我的吧,”刘伯伦说着抽出了自己的借书证。

  办好了借书手续,两个人走出了开架书库。

  “哦,原来你叫刘伯伦。”

  “难道久仰贱名?”

  “这个倒不是,只是觉得你名字取得很儒雅罢了,而且还有很多名人的姓名和你差不多,像刘伯温,刘伯承啊!”

  “还有同名同姓的呢!”

  “谁?”

  “刘伶,就是东晋时期竹林七贤中的那个刘伶。”

  “我听老师讲过。”

  “刘伶字伯伦,史书上说他身长六尺,容貌甚陋,饮酒一斛五斗方解酲,就是说他长得不帅,人又矮,又好酒,好在我不像他,除了喝酒。”

  “六尺?算一算,有两米耶,还矮啊?”

  “这你就有所不知了,晋一尺只相当于现在的0。245米,掐指一算,一米五不到,不矮吗?不过我喜欢他老人家喝酒的作风,呵呵!”刘伯伦本身就是个酒鬼。

  “阿伦,你小子天天跑图书馆原来是在泡妞啊!”

  刘伯伦定睛一看,原来是李磊,在这里见到他真是奇迹,他身边没挽着个女生那更是个奇迹。

  “李磊,你用词文雅点行不行!”刘伯伦义正辞严地说。

  “嫂子,别见怪,我就这个样,哪能像我们伯伦兄一样文质彬彬,谦虚有礼啊!”李磊一脸坏笑。

  陈瑶的脸像桃子一样红了。

  “小子,小心我揍你。”刘伯伦举起了拳头。

  “别别,我不打扰你们亲热了不行吗,拜拜!”李磊退出了图书馆。

  “别介意,他是我宿舍的,心不坏,就是油嘴滑舌了一点,”刘伯伦指着李磊的背影说。

  “哦,我什么时候还书给你啊?”

  “你直接还图书馆就可以了,省得麻烦,我回去了,再见。”刘伯伦说完又步入了文学书库。

  “拜拜,”陈瑶抱着书若有所思地出了图书馆。

  VOL 4

  刘伯伦提着两袋宵夜推门而入,但见宿舍里竟然有三个人,平时这个时间只有韩冰在宿舍,他分了一袋宵夜给麦家春,一给韩冰,对李磊说:“今天什么日子啊?正纳闷你一个人跑到图书馆去,现在你又史无前例的在十点钟之前回来宿舍!”

  李磊一脸郁闷地说:“别提了,人工智能被老妖婆捉到,下星期补考,刚才去复习呢,在图书馆看了一会儿书,没心情,就回来了。”

  “你”

  “别你,你小老实交待,什么时候瞒天过海、暗渡陈仓勾搭上了人家中文系的美女的,”李磊忧色已扫一脸嘻笑。

  “你怎么知道她是中文系的?”刘伯伦一脸狐疑。

  “嘿,校本部哪个美女逃得过我的李某人的法眼,她叫陈瑶,中文02本1班的师妹,对不对?”李磊得意地问道。

  “挖靠,该不会又是你的储备目标吧?阿伦,你放心,就凭这宵夜,我永远站在你那一边。”韩冰正在大块朵颐,插嘴道。

  “你别听他瞎扯,还有,宵夜不是免费的,”刘伯伦解释。

  “磊哥!想上就上,别顾及什么兄弟感情,到时你推我让,肥水流了外人田,那多可惜啊!”韩冰立马改变了立场。

  “STOP,我已经有意中人了,是不会再爱上另一个的,”李磊很神秘似的说。

  “刚才那句话谁说的?”韩冰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  “我说的!”李磊无畏地回答。

  韩冰什么也没说,大笑不止。

  刘伯伦也笑着问:“是谁啊,竟然让我们的情圣如此痴情?”

  李磊伸出食指做李小龙扣摆手状,“你们是不会明白的。”

  这时在书橱上翻了许久的麦家春递给李磊一本笔记本,说:“这是我人工智能的笔记,还有一些复习资料,你拿去复习吧,补考题目应该差不多的。”

  李磊一脸的感谢,挥着手中的笔记本说:“瞧,这才是给我点燃生命之火的普罗米修斯,这才是救我于水深火热之中的好兄弟。”

  “你不自救,谁也帮不了你,”刘伯伦转身对麦家春说“大春,你今天怎么了?”

  韩冰帮麦家春说:“和婵子分了。”

  “怎么说分就分了呢?”刘伯伦有点惊讶地说。

  “是啊,两年了呢,”李磊有理由羡慕这个时间长度。

  麦家春起身说:“我去B座看书。”

  说完径直走出了宿舍,三人愕然。

  VOL 5

  淡雅的女生宿舍,感觉和男生宿舍就是不同,里里外外都是那么的清新整洁,宿舍里亮着一盏台灯,台灯前坐着陈瑶,另外三个都上了床。

  灯光下,陈瑶抱着本书在轻轻阅读,又慢慢合上,眼光在桌面上的饰物飘过,又回到了手中的书本上,凝视了一会儿,开口问旁边的女生:“小月,你认识计算机系一个叫刘伯伦的师兄吗?”

  床上的小月说话了:“干嘛?他是我们报社的大师兄,大四的,还是上学期送毕业生的时候见到过他,据说以前挺威的,来上我们系的公选课,写的评论被任课教授拿到系里做范文,更绝的是他和老校长一起谈诗论史成了忘年交,一时传为美谈,后不知怎么地,早早退出了报社,被评为报社四大传奇人物之一,你该不是看上他了吧?我可是提醒你,小心为妙,根据人以群分的定理,他可能好不到那里去。”

  “什么意思啊?”

  “这你就有所不知了,他们宿舍那个叫李磊的你知道吗?”

  “不认识。”

  “就知道你不认识,其实我认识李磊比认识刘伯伦还早,说实话,李磊人长得蛮帅的,歌又唱得好,原歌舞协会会长,在任的时候倒还老实,作风正派,比较注意形象,卸任以前就离谱了,女朋友半个月一换,光我们系就有几个姐妹毙命于他的魔爪之下,你说可恨不可恨?”

  “我看小月你未必就不想入他魔爪,哈哈!”对面床的舍友笑着说。

  “你去死,打死我也不会爱上这种人,我的意中人首先要有内涵,然后要有能力,当然,最好长得很帅,最重要的是对我忠心!”

  “那你等着当老姑婆吧,我嘛,只要有钱就可以了,”另一个舍友说。

  “我很偑服你敢于说实话,的确,这年头,no money no talk!不过大学毕竟是大学,我个人还是想什么都不用顾虑浪漫一回的。”小月对面床的说。

  “陈瑶,你呢?”小月问。

  “我``````”沉思良久,“有感觉就可以了。”

  “我们为感觉而欢呼!”众人大笑。

  笑声中,陈瑶幽幽看着那本书。

  VOL 6

  宿舍里三条死鱼一般的大汉正在酣然大睡,麦家春的被子叠的整整齐齐,不见人影,忽然刘伯伦那边悉悉簌簌的,一个脑袋偏向一边,像是在看表,随后“刷”的一下子爬了起来,飞快地滚下床来,边穿衣服边嚷:“上课了,上课了!”三下五除二地穿好衣服后,冲向了冲凉房,然后桶声、水声、刷牙声,唏哩哗啦一阵响。

  这边床上韩冰被吵醒,探出个头说话了:“你发神经啊!人家大春考研,你也考研了不成,都大四了,上个鬼课啊!”

  冲凉房刘伯伦含着牙刷含糊不清的说:“***的课。”

  “妈的,不早说”韩冰骂了一声,跳将下床,一边叫:“李磊,李磊,老妖婆的课啊!”

  李磊“嗯嗯啊啊”的,似乎还没睡醒。

  刘伯伦和韩冰陆续离开了宿舍,这时李磊才爬了起来。

  “¥%#%`````”在上课铃的响声中,李磊信步走进了教室,在后排选了个位置坐下。

  坐定后,李磊问身旁正在不亦乐乎抄作业的同学:“强哥,有作业吗?”

  “四页纸,抄死你。”强哥头也不抬地说。

  李磊拍拍前面的同学说:“stone,借你作业来抄。”

  Stone递过一本作业本说:“快点抄,我还没抄完。”

  李磊接过作业本一翻,“挖靠,那么多,想我们死啊!”说着翻开自己人的作业本,一路抄了下去。

  旁边强哥发话了:“不抄不行啊,总不能等着重修吧?”

  “KAO,别提重修这个词,上学期只是因为翘了一两节课,然后作业有次没交,结果栽在她的脚下。”

  “嘻嘻,所幸没栽在她的石榴裙下。”

  “你别作梦了,她老牛想啃我这根嫩草?”

  “人家都说老处女难对付``````”

  “许强!”老师在点名。

  “到,到。”强哥连忙举手,“但是有了另一半后却是最温柔贤淑的,如果有谁和她好上了,那倒是一件造福万民的事。”

  李磊扮出一副很严肃的样子握着许强的手说:“许强同志,这个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你了。”

  “李磊!”

  李磊慌忙举手,“到!”

  许强看到他那个紧张样,捂着嘴一个劲的笑,随后很认真的说:“其实她教学态度还是蛮好的,认真严谨,只是教学方法和自身水平实在让人不敢恭维。”

  “严谨有个屁用``````”

  两个在说话,镜头转向其它人,整个教室的学生,要么在抄作业,要么在睡觉,要么就在聊天,当然,也有人很认真地在看书、听课。

  镜头回到他们俩,快镜。

  下课铃响了,大家纷纷走出了教室,李磊边走边和旁边的人谈论关于中国裁军的话题。

  “李磊,”后面有人叫。

  “邓老师!”李磊转身一看,原来是辅导员邓老师。

  “你过来一下。”

  于是李磊跟着邓老师向另一边走去。

  VOL 7

  刚吃完午饭的刘伯伦在别人宿舍闲聊、看人抽机,忽然传来了韩冰的破锣声,“阿伦``````阿伦``````电话``````”

  刘伯伦立马跑了回去,韩冰笑着说:“是个女的,声音蛮甜的。”

  “你好!”刘伯伦拿起了电话。

  “你好!请问是刘伯伦师兄吗?”

  “是,请问你是哪位?”

  “我是陈瑶啊。”

  “陈瑶?”刘伯伦一下子没弄明白,又似乎听过。

  “就是借你借书证用的那个啊!”

  “哦,知道知道,书你自己去还就可以了,没问题的。”

  “不是,师兄,我是想请你再帮我个忙啊。”

  “哦,你说。”

  “我想叫你帮忙写篇论文,就是关于那客家文化的。”

  “这个,本人才疏学浅,恐怕难以胜任。”

  “师兄,你就帮帮忙嘛,你一定行的。”陈瑶使出了女生的绝招,谅他刘伯伦就是铁石心肠也是挡将不住的。

  “好好好,什么时候交?有什么要求?”

  “下星期交,没什么要求,只要是关于客家方面的就可以了,5000字左右。”

  “OK,嗯``````,到时怎么联系你?”

  “呃,我手机号码是------”

  “等等,我记下先,”刘伯伦说着掏出了手机,“多少?”

  “13580117208”

  刘伯伦边记边按,最后拨过去,“哦,我打过去了,响了吗?”

  “呵呵,笨蛋,我正和你通话,怎么响啊?”

  “哈哈,鄙人驽钝,到时你就这个号码联系就可以了,我一般不在宿舍。”

  “好,那谢谢师兄了!”

  “先别谢,到时再谢不迟,OK?”

  “呵呵,那麻烦你了,师兄,一定要下星期三之前给我啊。”

  “放心,静候佳音吧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再见。”

  “拜拜!”

  挂了电话,看看宿舍里没人正想往外走,麦家春进来了。

  “大春,下午有课吗?”伯伦问,一般大春中午是不回来的。

  “没有,不过我有个实验。”

  “哦,”伯伦出了门。

  麦家春坐下没都久,李磊回来了,一进门看到麦家春,就对他说“刚得到消息,你被批准入党了。”

  “真的?”麦家春难得高兴地说,李磊点点头,麦家春转而一想,忧心忡忡的问:“我们班不是只有一个名额吗?那你呢?”

  “邓老师说我学习不过关,被踢掉了,”李磊一脸无奈。

  “但你为学校为系里做了那么多的工作,说不定会网开一面的,我去跟他们说一说,我知道这对你很重要。”麦家春的眼神很关切。

  “不用了,我自己不够资格。”李磊摇摇头,随后有气无力地爬上了床。

  VOL 8

  第二天下午,一个女生拿着盒饭闯进了520,宿舍里只有在蒙头大睡的李磊,那女生随手在桌面上拿了一本书,在李磊床栏上使劲敲,“李磊,李磊,你给我起床,你快起床。”

  李磊翻了个身,似乎是被吵醒的,擦擦眼睛,看到面前的女生,眼里闪过一丝喜悦,说:“葳蕤,你跑来我们男生宿舍干什么?”

  “我还没问你想干什么呢?听他们说你睡了一天一夜,饭也没吃。”

  “没什么,只是想睡个够而已。”

  “是不是因为入党的事情?这事是可惜了点,可也不至于弄成这个样子啊,”葳蕤放低了语气。

  “不是,那事早结了,我现在是在想另一个问题。”

  “什么问题?”

  “我在想``````”李磊沉吟了许久,“我在想我有没有资格做你的男朋友。”

   “你少来,就算你有资格做我男朋友,我也不会做你女朋友。”

  “我是说真的。”李磊一脸的真诚。

  “管你真的假的,谁不知道你李磊天生的花生大萝卜,水性杨花,现在竟然想吃窝边草。”

  “葳蕤,我们做兄弟,不,我们一起那么久,你是最了解我的,以前那些纯属,不,以前那些根本就不算。”李磊一听急了。

  “那你要怎样才算?”

  “我不是那个意思,你是知道的,其实我和以前那些人根本就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恋爱过,经过这么久,这么久了,我发觉真正关心我、帮助我、理解我、支持我的只有你,而且,我的感觉告诉我,我不能没有你,你就给我一次机会吧,我以后再也不会跟其它女生有瓜葛的。”

  “胡说八道,下来吃饭,我,我等下有课,我先走了,”葳蕤神情慌乱,说完后逃似的走了。

  李磊在床上愣了一时间,“忽”地掀开了被子,跳将下床,昨天和衣而睡,现在衣服也不用穿了,他在抽屉找啊找,终于找到了他要找东西,跑了出去。

  画外音:谁也不知道李磊出去做了些什么,但此后有一颗心被俘获了,这颗心的主人就是丁葳蕤,但事实证明,真正被俘获的人却是李磊。

  VOL 9

  晃眼过了半个多月,下午,520四个人衣着球衣,满身是汗走在校道上,他们有说有笑。

  “师兄,刘伯伦师兄,”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从后面传来。

  刘伯伦转身一看,原来是陈瑶,看到她似乎有话要说,于是刘伯伦止步转身,说了声:“你好!”

  另外三个懒得回头,已经走出丈外。

  陈瑶赶上前来,“师兄,你上次帮我写论文我还没请你吃饭呢?”

  “哦,我饭请啊,为什么不早说呢?”

  “因为那时我还不知道质量如何啊!”陈瑶狡黠的说。

  “呵呵,看来孔夫子把女人与小人并提是有道理的,”刘伯伦笑道,“怎么说人家帮你写了,没功劳也有苦劳,你这样以质量而论奖罚,似乎有点不太公道。”

  “那我今天只请你功劳饭呢,你去不去啊?”

  “请而不往非君子,”有够酸的刘伯伦。

  “那六点半钟,三堂门口见”

  “好!”

  此时两人已经走到了女生宿舍门口,陈瑶招了招手说:“师兄,我走先,拜拜!”

  “再见!”刘伯伦也抬了抬手,看看前面,那三个早已走远。

  刘伯伦最后一个进宿舍门,按宿舍的规矩,最后一个冲凉,雷打不动。刘伯伦冲完凉出来,看看台钟,六点二十分,刘伯伦赶忙穿袜子,拿走书包往外走,走了几步,回头捡起桌面上的一本差不多看完的书,丢进了书包,冲出了门外,刘伯伦虽然谈不上很绅士,但是叫女生等男生的事他是不干的。

  三堂门口,陈瑶已等候多时,无聊中折了一段花圃中的小树枝拿在手里玩弄,沉思了一会儿,开始一片一片地摘树枝上的叶子,口是念念有词:“喜欢,不喜欢,喜欢``````”

  当最后片叶子落在地上时,她口里吐出的是“不喜欢”,陈瑶显然很不满意这个答案,于是在那几近光秃的树枝上寻找下一片叶子,而且竟然被她找到了,她手很抽象的摘下了一片比上面那些更小的叶子,同时说:“喜欢!”但有更小的就有更更小的,正在她考虑要不要把那更更小的叶子列入叶子的范畴之内的时候,刘伯伦出现在她的面前。

  稍有吁吁气喘的刘伯伦果然没有迟到,并且很绅士的说:“让您久等了!”

  陈瑶一下子被刘伯伦从思考中拉回来,有点反应不过来,脸稍有紧张的泛起了一丝红潮,似乎刘伯伦看到了她的心似的。

  刘伯伦大手一挥,“走吧!”正要跨步向饭堂走去。

  “我们去外面吃好吗?”陈瑶怯怯的说。

  “没问题,反正我也去图书馆,”刘伯伦伸出去的一只脚又缩了回来。

  “那我们走吧!”陈瑶手中还抓着那光秃秃的小树枝,留在路上继续摧残。

  师兄,我们老师说你那篇论文见解很独到。”

  “这和形容人长得很有风格差不多。”

  “行文也很严谨。”

  “端庄朴素。”

  “有大家风范。”

  “气质佳,”刘伯伦继续调侃。

  “师兄,你以前是不是报社的?”

  “是。”

  “难怪。”

  “不要难怪这个词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你无非想说‘原来是报社的,难怪那么什么’是不是?是吧!我个人认为,一个人所在的环境并不能证明一个人的能力或其它什么,就像我会为自己是韶院学生而骄傲,但却不会因为自己是韶院学生而目空一切或自卑自艾一样。”刘伯伦很严肃的说。

  “哦!”陈瑶似乎对这种严肃的话题感到不习惯,换了个话题说,“听说你和校长谈诗论史成为忘年之交呢?”

  “别听他们瞎吹,只不过有一次我去采访老校长的时候应采访所需和他谈了谈楚辞,说了些自己的观点,被他老人家拍了拍肩膀说“后生可畏”,结果回来就被神化了,说起这又想起以前在报社的日子,蛮怀念的。”

  “那你为什么要退出呀?”

  “没什么,我本人的习性所致,我比较喜欢去图书馆看书,特别是晚上,大二那时,你也知道,社团里大事小事反正很多事,我不想只是挂个名在那里,又不想放太多的时间,所以就退了,不过我还是很庆幸自己在大学里加入报社,她让我学到了很多东西,也让我认识了很多优秀的人并和他们交上了朋友。”刘伯伦说到这里,眼睛向天边看了看,转头问道:“咦,你怎么知道我这么多东西,你是不是间谍,老实说,谁派你来的?”刘伯伦佯装严肃。

  “哈哈哈,”陈瑶笑得很甜,“我不只知道你些,我还知道你的笔名叫轮子,网名叫飞刀,小名叫阿伦``````”

  刘伯伦突然感觉面前这个女孩子好像一阵风一样向他袭过来,将他团团围住,他有点兴奋又有点惊慌,他想逃离,却又感觉到自己被紧闭在里面逃将不出,他似乎有些恐惧了,他知道这是什么感觉,他也清楚这种感觉一但有了将扑灭不了,他干脆却之不想,对陈瑶说:“那你必须向我详细介绍你自己,否则以间谍罪论处。”

  陈瑶很老实地向刘伯伦介绍自己,包括家里在哪,有什么人,喜欢什么,讨厌什么,爱看什么电影,爱听什么歌,还有家里那条狗,不一而足,内容比刘伯伦期望的详实多了。

  外面商业街不远,他们很快就到了,陈瑶选了一间比较浪漫的树皮屋子走了进去。

  坐定后,两人各自点了菜。

  陈瑶在吊椅上晃了两下,问刘伯伦:“你看过《毕业那天我们一起失恋》吗?”

  刘伯伦耸耸肩说:“没看过,似乎听过,听名字应该是网络小说。”

  “对呀,不过很可惜你没看过,写得很不错哦,讲的是一个大四的男生和一个大二的女生故事。”

  刘伯伦心“格登”跳了一下。

  “我讲一下它的大概内容给你听吧!”陈瑶没抬头摇着吊椅说了起来,好像在讲自己的故事似的,时而锁眉,时而微笑。

  刘伯伦在对面“嗯、嗯”,“嗯、嗯”,该笑的时候大笑几声,心里却是一直在纳闷:看多少遍了,怎么就记得那么清楚呢。其实这篇文章他早就看过,不过话题太敏感,他不想参与讨论,现在人家都给他给听了,能不发表意见吗?

  终于讲完了,饭也来了。

  刘伯伦赶忙说:“吃饭,吃饭,肚子饿了吧?”说着帮陈瑶掀开了荷叶-----陈瑶点的是荷叶饭。

  陈瑶说了声谢谢,两人默不作声地吃了起来。

  “你觉得这篇文章怎么样啊?”陈瑶抬头看着刘伯伦说,打破了沉默。

  “还不错,写得很幽默,”刘伯伦被陈瑶盯得很不舒服。

  “还有呢?”陈瑶追问。

  “还有,在大四与大二中间塑造一段爱情,也算是构思巧妙吧!”刘伯伦发觉自己说错了话。

  “那你有没有想过在大四的时候塑造一段爱情?”陈瑶一直在盯着刘伯伦,眼睛里闪着光。

  “这个东西是双方面的嘛,一个人怎么去塑造啊?”上帝让刘伯伦说了一么一句话。

  陈瑶很平静地说:“如果我想和你一起去塑造,你愿意吗?”天,连笔者也想不到陈瑶会说出这么一句话。

  画外音:这时,刘伯伦的脑袋一片混乱,他就是再怎么也想不到陈瑶会把这话说出口,会这么直接的摊牌,他头脑里的各种思想这时如解禁的群蛇,在脑心里肆意乱缠,三十秒又四分之一分钟之后,刘伯伦终于开口了。

  “我很难接受!”

  我KAO,这假仁假义、迂腐不堪、虚伪无耻的混蛋。

  陈瑶的眼神由期望到失望,由失望到哀怨,泪水在眼眶里打转,在眼泪快要掉下来的时候,她拎起了身边的挎包,飞似的逃离了树皮屋。

  刘伯伦像木偶一样坐在那,看着陈瑶跑出了门口。

  就在陈瑶将要消失在眼际时,刘伯伦终于醒悟过来,他不想以后大话西游里的那句著名台词从自己嘴里说出来,于是以最的速度拿起了书包,跑出门口,又折回来到收银台,抽了张钱出来递了过去,眼睛一往外盯,眼看陈瑶走到了转角处,刘伯伦顾不上找钱一个尖步冲了出门口。

  跑到转角处,左右路口看了看,已不见陈瑶人影,正要跑向回学校那边时,却发现陈瑶原来站在身边的墙角下,刘伯伦走了过去,牵起了陈瑶的手``````

  呵呵,笔者好像是爱情片看多了,其实本来是想在这里把它给CUT掉的,但忍了忍,毕竟大家比较喜欢这样的结局。

  VOL 10

  此后刘伯伦和陈瑶就像其它人拍拖一样正常地在拍拖,他俩的身影在校园的各个角落出现,很平淡,没有半点波折,或许他们每时每刻都是幸福着的,所以,不需要用波澜来点缀。

  有一天他们在图书馆借完书出来,竟然碰上了李磊他们两口子,虽然李磊在投身于他所认为的真正的爱情事业之后,变乖了很多,也好学了很多,但是他在图书馆出现仍是奇迹,或者说是一种预兆。

  “阿伦,你们也来了?”丁葳蕤很热情的刘伯伦和陈瑶打招呼,一般碰到女生或有女生在的若干人类组合,李磊是不可以也不敢先打招呼的。

  “是啊,不想到碰到了你们,”刘伯伦是有发话权的。

  “差不多考试了,我们一起来看书,”其实是监督李磊看书,这小子一向对考试漫不经心。

  “放心吧都大四了,老师不会难为咱们的。”

  “是啊,是啊,我也是这样说的,可她不信。”李磊好像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。

  “他不同,有前科,老师抓起来顺手,”丁葳蕤说着一瞪李磊,李磊登时噤若寒蝉。

  看到战争即将爆发,刘伯伦赶快说:“那不打扰了,我们走先。”说着拖着陈瑶的手走出了图书馆,后面传来了被他抛弃的兄弟的惨叫声音,刘伯伦和陈瑶相视而笑。

  画外音:李磊都去图书馆了,考试还远吗?

  虽然期末考,但不知是因为贵为大四学生的原因,还是因为大家的心都挂在找工作上的原因,班里并没有强烈的考前现象,晚上班里也只有那么几个参加考研的同学。

  真正给人有考试的感觉是在考试前一晚,平常可罗鸟雀的教室一下拥满了人,班里几个顶梁柱面前围成了一圈,像月球上的陨石坑一样,截然不同的是这里叽叽喳喳像个菜市场,完全没有月宫的冷清。

  刘伯伦看在眼里,觉得自己好像又回到了大二,尔后摇了摇头,笑了笑,表示不是,眼里流露出怀念的眼神,不知道有没有怀念这种眼神,但刘伯伦的确有在怀念。

  晚上回到宿舍,人手几张复习资料,个个在埋头苦看。

  李磊最耐不住寂寞,又不好废话,就扯考试的话题:“怎么色明兄就不再整理一遍,把这些资料再整薄一点呢?”等于废话。

  半晌没回音,韩冰接话了:“已经够薄了,再薄就成试卷了,当然,那更好,呵呵!”

  麦家春说话了:“李磊,认真看吧,明天就考试了。”

  刘伯伦站了起来,走到麦家春面前:“大春,这题我搞不懂。”

  “我看看。”

  两个人讨论开了,这边两个人也继续埋头,镜头对向刘伯伦的台钟,时针和分针组成了个“V”字,不是十点十分,而是一点五十分。

  VOL 11

  最后一科终于考完了,520继续进来了四个人,宿舍的主人,李磊随手把手中的书包一扔,坐在椅子上长舒一口气:“终于考完了!”

  “等着回家过年吃团圆饭了,”韩冰用脚开动了电脑,作若有所思状,一个转身,“STOP,从你们俩有老婆到现在,我们宿舍还没吃过一个团圆饭呢!”

  “打完球不是经常一起吃饭吗?”麦家春不明就里。

  “我是指和嫂子们一起,”韩冰解释。

  “那就今晚吧,选日不如撞日,”李磊喝了口水说。

  “别说得像什么一样,今晚就今晚吧!”刘伯伦说完又说麦家春说,“大春,你也放松一下吧!”

  “好吧!”

  出外面吃饭,一般都是李磊决定去处,因为他应酬多,商业街的每一间饭店他都去过,至于哪间口味佳,哪间设施全,哪间服务态度好,他都了如指掌。

  八点,他们出现在“飞来阁”。

  “来,为我们宿舍的提前年夜团圆饭干杯,”李磊走到哪都不失干部本色。

  “干!”6个倒满了啤酒的杯子“咣”的一声碰在了一起,举杯后,结果四个空了,还有两只下降了一点。

  “大春,喝完喝完,”李磊不满麦家春的作风。

  “就是嘛,人家葳蕤都喝完了,你还大男人呢!”韩冰又对陈瑶说,“陈瑶,人家葳蕤都喝光了,你也不能只喝那么一点吧!”

  “她明天考试,不能喝大多,”刘伯伦替陈瑶解释道,“这样吧,我们量力而行,不过大春你第一杯是要一定要喝完的。”

  “这样似乎不公平。”

  酒桌上一般都是这样开场的,饭局大概进行了一两个钟,陈瑶站了起来,对大家说:“不好意思,我明天要考试,失陪了!”

  “考试要紧。”

  “祝嫂子顺利PASS!”

  “我送你,”刘伯伦正要起身。

  “阿伦,你留下来吧,我正好也有事,我陪陈瑶一起回去,”丁葳蕤站起来说。

  “嗯,我们一起吧!”陈瑶看看刘伯伦然后又对其它三个说,“那我俩走先了,拜拜!”

  “我送你们吧!”李磊不敢怠慢。

  “你不能走,你要留下来一起唱K,”韩冰嚷道,他从来都不懂得怜香惜玉。

  “不用了,你和他们一起玩吧!” 丁葳蕤下了圣旨。

  “我也要先回了,”麦家春听到韩冰说要唱K,知道今晚不会早回,赶快趁机表态。

  “那好吧,你功课紧,我们也不勉强,你送他们两个回去吧。”刘伯伦知道麦家春考研分秒必争,不想浪费他太多时间,李磊和韩冰两个人举着杯在一旁不知在干什么。

  三个人离开了“飞来阁”,走在回宿舍的路上,麦家春本不多话,只是丁葳蕤和陈瑶两个在说说笑笑,偶尔也问问麦家春一些问题,走到女生宿舍门口,送走了丁葳蕤俩,麦家春发现对面走过来一对男女,女是显然是婵子,婵子挽着那男生的手,似乎没有看到擦肩而过的麦家春,麦家春嘴动了动,之后愣在那,看着婵子远去。

  画外音:此时,麦家春发现对面走过来一对男女,女是显然是婵子,婵子挽着那男生的手,似乎没有看到擦肩而过的麦家春,麦家春嘴动了动,想叫,但是却叫不出声。

  剩下的三个人干了一杯后,抽起了烟。

  “寒假你俩打算怎样?”李磊吸了口烟问道。

  “得去找工了,哎,就我这专业水平,前途未卜啊,”刘伯伦吐了口烟。

  “棒子呢?”李磊又问。

  “我舅叫我去新加坡玩,听说那里过年蛮热闹的,”韩冰永远无忧无虑。

  “阿伦打算去哪找?”

  刘伯伦摇摇头说:“还不确定,先去广州吧。”

  “我去深圳,葳蕤他家在深圳,她也想留在深圳,可我爸要我考公务员,我们当地的。”李磊似乎有点矛盾。

  “试试也好,公务员待遇不错。”

  “我想自己去闯一闯,不想受他们摆布,回到我们那里,都是我爸的关系网,什么都得听他的。”李磊很不满意的说。

  “他也是为你好!”

  “来来来,唱K唱K!”韩冰那边递过了麦克风,李磊一丢烟蒂,要一展歌喉了。

  镜头拉远,三个在吼臧天朔的《朋友》,歌声在夜空上漂荡。

  VOL12

  新的一个学期也就是最一个学期来了,刘伯伦在广州参加了几次招聘会就赶忙跑了回来,黄昏而恋就像老年得子,刘伯伦很珍惜,开学前两天就赶回来见他心爱的瑶。

  经过其它宿舍的门口,大多数都紧关着门窗,好不容易有一间开了门,刘伯伦冲着里喊:“大杨,那么早就来了啊?”

  “彼此彼此,”大杨似乎也是刚才回来,正在收拾桌面。

  刘伯伦远远看到自己宿舍门开着,断定是麦家春,麦家春每次总是最早来学校,于是还宿舍就大喊:“大春,我回来了。”

  “我不是大春,”竟然是韩冰的声音。

  “你怎么那么早,前几天还说在新加坡呢?”

  “玩腻了就回来了,”韩冰正在抽机。

  “大春怎么还没回来,以前总是他最早的,”刘伯伦放下手中那没多少东西的背包。

  “他说在下面找工作。”

  “哦,没错,上次他说考研感觉考得不太好,”刘伯伦坐下说,“李磊什么时候回来,你知不知道?”

  “他?不是很清楚,他从来就没有按时回来过。”

  刘伯伦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陈瑶一起出来吃饭,在饭堂,陈瑶在说短信里、电话里没讲完没说完的事给刘伯伦听。

  画外音:刘伯伦看着眼前她心爱的瑶,想到这种日子即将逝去,又一次感觉到对学校无限的留恋。

  开学前一天下午,麦家春回到了学校,刘伯伦和韩冰打球回来,一进宿舍,看到了麦家春。

  “大春,你终于回来了,想死你了,”韩冰一边高呼一边打开麦家春桌面上的袋子,每次麦家春从家里回来都会带他们家乡的特产,韩冰很喜欢那些口味。

  刘伯伦接过韩冰递过来的小吃,说:“不是在广州吗,怎么又回家了?”

  “我在广州找到了一份工,试用期两千五,但是要立刻签约,我想考研的事还没出结果,就没答应,所以先回家住了两天才回学校。”

  “二千五试用期,已经不错了,我在下面转了一圈还没碰上那么好的,不过你专业过硬,那没话说,”刘伯伦评道。

  “我运气好吧。”麦家春谦虚的说。

  “咣!”半关的门被撞开了,李磊提着个包神色憔悴的进来了。

  “李磊!”三个惊呼。

  “这么早就回来啊?”麦家春奇怪的有道理。

  “还这么准时,”韩冰点出了要点。

  李磊一屁股坐在椅子上,“上午还在广州看了一个招聘会,累死了。”

  “你不是去深圳吗?”刘伯伦问道。

  “顺便瞧一下罢了,KAO,人多得像蚂蚁一样,累死了。”

  “深圳那边怎么样?”麦家春问。

  “唉!那边要求比较高,我英语差,专业又烂,很难立足啊。”

  “其实我认为你比较适合管理营销方面的工作,”麦家春很认真的说。

  “那也要从低做起啊,但他们的条件我接受不了。”

  韩冰只顾吃东西,根本没话说。

  “看来我高估自己了!”李磊吧了口气说。

  VOL 13

  教室宣传栏上,贴出了关于毕业设计的通知,然后班长在上面说注意事项,下面520宿舍的人坐成了一排。

  “大学四年什么都没学到,设计个鬼啊,”韩冰很是不悦。

  “可以合作嘛,我们不是有大春在吗?”李磊一脸得意的说。

  “那我一起合作吧,”麦家春想了一下说,“做个数据库管理系统怎样?”

  “我无所谓,”韩冰。

  “也好,我都想跟着再学点东西,”刘伯伦。

  就在四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在做毕业设计的时候,李磊得知自己考上了公务员。

  晚上,韩冰在看电影,老掉牙的《大话西游》,虽然大家都已经看过N遍了,但还是看多一遍,笑多一遍。听到片尾曲后,韩冰走出了宿舍,李磊则很沮丧的走了进来,一屁股摊在椅子上。

  一天不见人影的刘伯伦也回来了宿舍,看到李磊,拍拍他的肩膀说:“听棒子说你考上公务员了,恭喜啊!”

  “唉!”李磊以叹气作回应。

  “干嘛,不开心啊?”刘伯伦觉得奇怪。

  “刚才我跟葳蕤说了这件事,她说我明摆就是想抛弃她,她说要分就现在分,反正以后我不和她在一起也是分,”李磊声音都变了。

  “这,唉!”刘伯伦无计可施,退回了自己的位置。

  李磊靠在自己的椅子上,后面传来了大话西游片尾曲《一生所爱》的歌声,歌放完后,李磊埋下了自己的头。

  刘伯伦看他一眼,想起了下午的情景。

  夕阳下,刘伯伦和陈瑶手牵手走在沁湖旁边,陈瑶停下了脚步,抬头看着刘伯伦,说:“伦,毕业后你还爱我吗?”

  “当然!”

  “那你还做我男朋友吗?”

  刘伯伦迟疑了,我一直不想去想也不想去提这个不可避免的问题,“瑶,你大学还有两年,你应该有自己的空间,你可以找一个比我更好的人陪你,好吗?”

  “不,我不需要其它人,我只需要你,你答应我,等我两年好吗?”陈瑶的眼眶湿润了。

  刘伯伦不忍心看到陈瑶这样子,深情地看着陈瑶,点了点头。

  画外音:刘伯伦此时正在想,自己前途莫测,能和陈瑶继续多久呢?

  VOL 14

  毕业的前一天晚上,还是上次他们吃团圆饭的那间房间,坐着520宿舍的四个人。

  “来,兄弟们,祝大家前程似锦,”这次举杯的是麦家春,他一扫平时的斯文,喝得一塌糊涂。

  “明天一别,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相见了,我呢,要回老家,也不知要呆多久才能是个头,以后就看你们的了,”李磊自饮一杯。

  “我舅在深圳开了了个分公司,给我安排了一个位置,大春也在那边找到了工作,我俩帮兄弟你打前阵呢,”韩冰安慰道。

  “其实你在家乡的工作都很好了,努力干,会有出头之日的,不像我,现在还没找到工作,”刘伯伦一杯。

  “工作总归是找得到的,爱情却不那么容易挽回,”麦家春还在想着婵子,“我一直想着自己的未来,想做一个有理想的人,为了不让爱情所拖累,甚至逃避恋爱,但是我错了,事实证明我错了,我从头到尾根本就没有自己的理想,没有真正的理想。”

  “不,起码你自由,你可以掌握自己的人生方向,而我,我一真以为我可以决定自己的去向,没想到不是,我的命运掌握在别人手里,”李磊又是一杯。

  “你们总算是渡过一个充实的大学,我呢,我没有,大学四年里我什么都学到,什么都没得到,那怕是一段不完整的爱情,”韩冰也是一杯。

  “棒子,别这么说,其实我们各有所得,也各有所失,最起码,我们四人的友情就是我们所得到的最宝贵的东西,”刘伯伦兴杯,“来,为我们兄弟情深干一杯。”

  “对,干一杯!”

  “干杯!”

  这晚,四人都喝了很多,刘伯伦酒量和刘伶的一样大,总支撑了下来,几乎是一扶三,把其它三个带回了宿舍。

  帮助其它三个人上了床之后,刘伯伦在宿舍里最后一次打开了电脑,最后一次在学校里打开他最喜欢的影片《大话西游》,拉到了片尾。

  “苦海``````”

  刘伯伦转身出了阳台,看着对面,对面宿舍楼的人差不多睡了,但仍有几个宿舍亮着灯。

  刘伯伦回头往宿舍里面看,李磊、棒子、大春,一一看过,最后落在自己的位置上。

  刘伯伦再回头看对面,宿舍的灯全熄了。

  黑暗中出现字幕:

  今天,是我们在大学的最后一天,明天,是离开大学的日子。明天,也许是美好的开头,也许是噩梦的开始,我们将会无畏地去迎接。在等待明天的日子里,我们珍惜大学里的生活,那怕是最后几个小时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