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资讯 > 正文

《法老的宠妃》作者悠世最新中篇《音极》

悠世最新中篇《音极》在《悦读纪》杂志独家奉献,从2010年12月号起连载!!未经许可不得转载!

法老

  极音是当世第一高手,不仅武功高强,琴技也无人能出其右。

  从来没有人能见过他之后还活下来。

  但我要找到他,请他帮我杀一个人。

  音极

  文/悠世

  【序】

  那一天,我终于杀死了灵山湔雪,从此会当凌绝,天下人,再无人不知我的名字。

  【其一】

  我坐在破旧的敞蓬马车里。

  从左源到上京三天的路程,因为是和别人共用车子,路费只花了我十文钱。车子在凌州停了一次,五个人下了四个,然后又上了一个。

  那个人似乎是个琴师的样子。我把我的行囊放在眼前的小台几上,他把他的雕花镶金长琴放在我的行囊旁。行囊里装满了我从左源淘来的玉石,车身随着前行而摇晃,我的行囊撞到他的长琴,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。起初我没有理它,但是它们一直这样响个不停,心里有些燥了。我抬眼,想把我的包囊移开一点,正巧他也抬眼看向他的琴。可这个时候,路又变得平稳了。于是我把已经伸出去的手收回去了,他也调整了一下又一次坐好。可这时候,琴和玉石又碰到了一起。

  他于是便对我说,“从左源淘了玉去上京?”

  我没有回答,把行囊收回来了一点,“你是哪家的琴师?”

  他笑着把琴抱到自己身旁,“爱好罢了,水平差得很,没有哪家要我长呆。”

  他说得有些可怜,我又看了他一眼,黑色的眸子犹如星子般闪亮。我便安慰他,“上京的人喜欢漂亮的事物,你长得这样,随便哪家都会愿意你呆。”

  他听我说完便轻轻地笑了。我又嘱咐他,“不过要小心,上京的人很坏很滑头。你这把琴来头不小,可要小心收好了。”

  他点点头,“姑娘不愧是生意人,一般人只看到一把破琴。”

  我没回话。他的琴上刻着玉溪骨龙,就算一般人也能猜到这是名琴渔歌。明明是个高手,却假装自己水平般般,和这个人谈话真没意思。

  他没感到我的不屑,反而将琴又放回桌上,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我闲扯起来。他说他叫冬允,凌州城郊罗衣镇人士。家里是当地出名的世代的琴师,渔歌也是家里祖上传下来的宝贝,小时候就被父母逼着学琴,但是总是学不好,天天被骂,一来二去过了十年,终于等到周围的人终于捶胸顿足地放弃逼他学琴后,才发现他已经老到什么都来不及学了。

  我笑了,“有什么是来不及学的?你看起来才弱冠年纪。”

  他也跟着笑,“我笨啊,学了十年琴,还是烂到不行。懂得人看我拿这琴,总以为我是高手。但是所谓希望越高失望越大,听过我一曲就再也不愿意听了。还连连唉声叹气,说这琴落在我手里算是毁了。其实我也没有那么差。”他抬手拨了一下琴弦,不愧是名琴渔歌,声音透彻,高音如歌低音如泣,音符如同断落的珍珠,滴滴答答地倾斜出来,转瞬连这破旧的马车也变得气氛高雅起来。

  但是他的手法确实谈不上高明,就连我这样一个外行也看得出来。但是我还是安慰他,“挺好听的呢。”他愣了一下,然后有些拘谨地笑笑,却把琴收了起来,不再碰它了。

  就在这时,马车突然剧烈地颠簸了一下。随即就听到窗外唰唰风声,最后铛地钉嵌进破旧的车身,发出钝钝的声音。我一听,便知道这是凌空镖。从凌州到上京的路上,这拨劫匪可是出了名。他们惯用凌空镖,先埋下陷井,等车子掉进去,然后便再一通乱射,把车夫保镖都弄得或伤或死,再下来劫钱劫色。

  我平生最看不起这样出来混的。抢劫平民不说,还要用凌空镖这样的暗器。用了暗器不够,还要埋陷井。这得是多么胆小、多么卑鄙、多么猥琐的一群人。我二话不说,把自己的那袋玉石往冬允那里一推,叫他不要离开车,拔出我背后的窄剑就冲出了马车。见我出来,那些无耻小人就更加疯狂地向我扔凌空镖。我抬眼一瞟,车夫已经被被射得混身是血,一团烂泥般瘫软耷拉在车旁,就连车前无辜的两匹马都被射死了。居然有人扔暗器好像不要钱似的,漫天下雨。

  我用脚狠狠一踏地,挥动手里的长剑,轻松地挡开了他们疯狂投向我的暗器,飞身就到了他们躲藏的岩石后面。这种小人,果然不出我所料,一个一个都穿着黑色的衣服,脸也蒙得严严实实的。见不得人嘛。若是光明正大,谁大白天蒙着脸!见我上来,他们有些惊讶,纷纷向大石的另一面躲去。我脚下又用了点力气,仗着自己身轻,如箭一样地弹了出去,轻松地就追上了那些妄想和我捉迷藏的人。

  他们看到我的面孔,不知为何好像打了鸡血一般激动了起来。或许是看出我不过是个女孩子,心里就有了胆子,也不扔暗器了,纷纷抽出刀来。我冷冷笑了,我的武功虽然距高手二字尚远,但是对付这些三脚猫却是绰绰有余。于是我挥动长剑,剑峰挑起长风,在日光下翻起白花般的影。不出半炷香,剑身就已经渐渐地鲜血染红,等我最后一次抖剑,将他们的血甩到地上时,凌空镖叮叮当当地散落了一地,举目,周身已经没有了半分生气,

  我揪起地上人的衣服,擦干净了随着我多年的剑,收到背后。这时冬允抱着琴和我的玉石颤颤巍巍地从马车里钻出来,看着周围死得干干净净的场景,脸色发青。我一跃下去,从他手里接过行囊,“放心,跟着我。”

发表评论